专访林江:粤港澳大湾区是前人没有做过、很有潜力的工程

专访林江:粤港澳大湾区是前人没有做过、很有潜力的工程
激荡大湾区③丨专访林江:粤港澳大湾区是前人没有做过、很有潜力的工程  现代快报讯 粤港澳大湾区是中国第一湾。如放置全球,大湾区处在什么位置?有何优势和潜力?随着“七普”结束,如何看待大湾区的“人口优势”?畅想未来,大湾区又会是一幅怎样的发展图景?  近日,现代快报专访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他从专业视角,深度剖析大湾区的方方面面。  林江长期致力于粤港澳三地经济问题研究,曾任中山大学港澳研究所所长。他还被借调至香港招商局集团工作,对湾区发展有着真知灼见。

  谈大湾区优势  粤港澳大湾区是前人没有做过的,很有潜力的一个工程  现代快报:如果放到全球湾区来进行比较,您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林江:全球有四大湾区,分别是东京湾区,拥有着先进的制造业;纽约湾区,是国际金融中心,以及旧金山湾区,有硅谷,是全球创新中心。而粤港澳大湾区,它相当于是把刚才所提到的三个世界级的湾区最优秀的那一部分融合到了一起。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打造一条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如果科技走廊能够成型的话,那就是中国版的“硅谷”。同时这条走廊上既有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又有东莞、佛山这样的先进制造业中心。  所以把世界三大湾区最精华的部分浓缩到我们一条走廊上面,是粤港澳大湾区未来要努力的一个方向。  现代快报:您觉得大湾区有哪些优势和潜力?  林江:一个是地理上的优势。相比美国,硅谷在旧金山,它离金融中心的纽约湾区其实有好几千公里,飞机需要好几个小时,但是在粤港澳大湾区,香港到深圳也就是一河之隔,坐高铁就20分钟。  从人口来看,粤港澳大湾区7000万人口,最重要是什么?就是我们湾区人口非常集中,消费能力较强,对于新产品、新服务有需求,因为有如此众多愿意去尝试新产品、新服务的消费人群,所以大湾区的民营企业比较发达,同时民营企业的创新意愿也更加强烈。  还有就是制度优势,我们既可以把香港与国际接轨的优势发挥出来,同时又能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势,这两种优势结合,在大湾区“一国两制”框架下可以实现制度创新。  这就证明,我们粤港澳大湾区是前人没有做过的、很有潜力的一个工程。  现代快报:针对粤港澳大湾区各个城市,您觉得内地9座城市将如何与港澳两地进行分工与合作?  林江:粤港澳大湾区一定是要融合发展。融合发展至少包括三个层面:第一是港澳的融合,其次是珠三角9个城市的融合,第三是港澳和珠三角9个城市融合对接。这三个层面它是层层递进的,如果前面两个没有做好,第三个会有困难。  你看哪些地方合作得比较好?深港合作、穗港合作、珠澳合作,为什么?因为不同制度之下大家是有差异的,存在差异化发展,这样合作是很有意义的。通常我们讲区域经济就是差异化发展,互补比较强一点。香港有金融优势,深圳是创新优势,那么金融和创新对接就比较好。再比如莞港合作,香港现代服务业发达,东莞是制造业发达,制造业和服务业之间合作就比较容易。融合前提是合作,是让9+2城市发挥各自的特色和优势,形成差异化发展、形成优势互补、强化分工协作。  谈年轻人聚集大湾区  不只内地年轻人聚集珠三角,港澳青年来粤发展也是必然趋势  现代快报:现在很多港澳年轻人来内地创业,并得到了政策支持,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林江:这是一个必然趋势,因为香港能够提供的就业机会比较窄。而这几年,香港各行各业受到的冲击比较大,所以,香港年轻人需要去寻求事业发展的空间、机会,内地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往大湾区里面去寻找机会。  但现在也有几个因素制约了两地的创业者,特别是年轻人的创业进程,第一是两地机制体制不一样,营商环境不同。第二个是两地法律不同。但我觉得总体上还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比如,近年内地和香港签署了一份关于婚姻方面的协议,很好解决了婚姻制度互认问题。  现代快报:近日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广东是全国两个人口超1亿人的省份之一。您觉得大湾区该如何运用人口优势,进一步扩大自身优势?  林江:我看了一下数据,65岁或以上人口在广东是最低的,占广东省总人口数的8.8%,全国平均水平是13.5%,从这个数字上来讲,两者之间有好几个百分点的差距,确实证明广东还是有一定人口优势的。  现代快报:为什么广东会有人口上的优势?  林江:其实是因为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来自广东以外的一些省区,大量的年轻人群不断来到广东、珠三角地区,他们就成了广东的常住人口。  所以大湾区人口多,并不是因为这里的人特别能生孩子、出生率特别高,而是得益于外省转移进来的劳动力。  因为现在全国其他区域发展的也很快,比如长三角,京津冀,还有成渝双城双驱动都在发展,这种区域竞争、区域发展形势在“十四五”期间还会不断强化。所以大湾区一定要善用自己的湾区优势、政策优势保持人口优势。  现代快报:大湾区也是人才汇聚,那在您看来,大湾区该如何继续保持人才红利?  林江:现在广东各地户籍制度正在逐步开放,会让外来的优秀人才,特别是年轻人口能够成为常住人口,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其次,在大湾区发展战略机遇下,广东迎来了全面发展,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来,更能留住他们。比如最近广东就提出来,在深圳之后,把珠海作为重点拓展的一个城市,为了确保珠海的发展,广东还公布了两个副中心城市,一个是湛江,一个是汕头。  湛江在粤西,汕头在粤东,他们跟珠海一样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海洋城市。这样一来,这三座城市三点一线,把粤西粤东通过珠海联系在一起,连成一线,就确保大湾区拥有了广阔腹地,能够灵活运用人才红利。  谈大湾区未来  地理、人口和制度优势,会让粤港澳大湾区引领未来  现代快报:能否请您做一个预测,未来5-10年,您觉得粤港澳大湾区会是一幅怎样的发展图景,哪些大的方面值得我们期待?  林江:第一,粤港澳大湾区是中国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这个阵地还将通过湾区得到强化。中国的大门一旦打开,不会再关上,对外开放其实就是走国际化的道路,如果不走国际化、不走对外开放的道路,我们的产业很难实现世界一流,无论是先进制造还是现代服务业,都是如此。  现代快报:为什么大湾区在国际化方面有优势?  林江:因为港澳是国际城市,有国际城市作为支撑,粤港澳大湾区是未来引领中国开放的一个重要的前沿阵地,这个前沿阵地不会因为内地其他城市也在开放而弱化,甚至还有可能会强化。  第二点,我认为未来大湾区它可以变成内外双循环对接的一个桥头堡,双循环能够相互促进。我预期就是未来的三至五年,粤港澳大湾区会成为中国版的“硅谷”。  现代快报:为什么会有这样判断?  林江:硅谷是什么样的?硅谷能够很快找到需求,如果我有技术,也有需求,纽约的基金经理就会来投资,但他从纽约到硅谷投资,要专门坐飞机从纽约飞过来。而在我们粤港澳大湾区的话,深圳有技术,也找到了需求,那可能香港的基金经理就会赶来投资,他过来很方便,过了深圳河就到了,不需要坐几个小时的飞机,所以效率很可能会进一步提升。  就像我之前说的,大湾区拥有地理、人口和制度优势,这些优势让我觉得,粤港澳大湾区有机会引领全国,在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这个问题上走出去,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现代快报+/ZAKER南京 记者 邱骅悦/文 【编辑:田博群】